您的位置: 福建信息网 > 科技

重生之超凡入圣 第二十章 约战

发布时间:2019-10-09 15:00:28

重生之超凡入圣 第二十章 约战

第二日,上午课程一结束,林森就被指导员李文叫走。

“李指导,我们这是要去哪?”林森诧异问道。

“去系长办公室,你xiǎo子运道来了,有天大得好处给你。”李文语气中满是羡慕。

“难道是那件事?”林森心中若有所思。

系长办公室在第八层,两人直接登上电梯。

电梯紧贴着崖壁,朝外的一面全是玻璃钢所造,透过玻璃钢能看见外面的万丈深渊。林森甚至看见一只红鹰随着电梯飞了一段距离。

电梯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就到了八层,来到一栋红墙绿瓦的两层xiǎo楼,两人迈进大门就看见几个年轻的助理正在忙碌,其中一人看见李文二人进来,连忙迎了过来,“李指导,来了啊,这就是林森同学,你们上去,系长正在等你们。”

李文堆着笑脸道:“谢谢啦,张助理,回头请你吃饭。”

那个张助理也不摆架子,客气的送二人到楼梯口,眼见这两/dǐng/diǎn/人身影随着楼道转弯消失,这才回去办公。

“xiǎo张这么客气做什么?那个李文也不是第一次见了。”一个年纪稍大一diǎn的助理询问。

张助理笑笑道:“看见刚刚那个少年了吗?他叫林森,十五岁筑基,现在是昆仑的重diǎn培养对象。这样的人将来成就不可限量,现在打好关系,以后好见面吗!”

另外几个助理惊讶的抬起头。

“原来他就是林森啊。”其中一人道。

“还是xiǎo张机灵,有眼力劲。”那个年长的助理笑着説。

……

却説林森、李文走上二楼。迎面是一扇紫檀木的大门,此时大门微敞着露出了半尺见宽的一条缝。李文走上前,敲敲门。

“进来。”张玉春的声音传出来。

李文推开门带着林森走了进去,“系长,我把林森带来了。”

办公室很大,向阳处的墙壁是一整面落地大窗,使得整个办公室光亮明净。张玉春坐在办公桌后面,凝视了一会林森,diǎndiǎn头,对李文道:“xiǎo李,你回去。”

“好的,系长。”李文转身出去,顺便把门也带了起来。

张玉春见李文出去后,这才指指一边的沙发道,“坐。”

林森并没有太多客气,很自然的坐到了沙发上。

张玉春见林森坐下,也不説话,只是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林森,慢慢的身上气势渐渐凝聚,大宗师的气势厚重如山,向林森慢慢压去。

眼看就要落到林森身上了,却见林森表现的自然平静,没有丝毫的局促慌乱。

张玉春眼露笑意,气势在将要接触林森的那一刻,骤然消失。

张玉春赞许的diǎndiǎn头道:“好xiǎo子,处变不惊,不错不错。”

“林森,今天叫你过来,是要通知你,你已被昆仑修行系列为真传学员。”张玉春又道。

林森心中一喜,果然是如此。

又听见张玉春説道:“昆仑真传学员与普通学生不同,每月可入福地修行五天,玉液池里修行一天。这些福利都是免费的,不必积攒学分。”

林森笑着道:“多谢系长和学院关爱。林森必不负所望。”

张玉春diǎndiǎn头,笑道:“少年人有志气,很好。”説着拿出三张黑色金属质地的牌子,巴掌大xiǎo,上面刻着复杂而又玄奥的阵纹。又道:“昆仑有三大福地,琅琊福地,金鳌福地,辟邪福地,你可以选一处。”

林森毫不犹豫的道:“学生选金鳌福地。”

张玉春诧异于林森如此快的决定,不过也没有多想,将手一挥,一道黑影飞向林森。

林森伸手一接,正是一张金属牌,入手冰凉,复杂的阵纹上有两字凸显“金鳌”。

张玉春道:“这是金鳌福地的传送阵牌,玉珠峰每一层都有一个传送阵,将此阵牌入阵后激发,即可将你传送至金鳌福地之中,此前需要滴血认主。”

林森听到这里,压下心中的狂喜,咬破手指,将一滴精血滴入阵牌,血液随即化作一圈红晕消失无踪。

张玉春见林森滴血认主完毕,又道:“至于玉液池那里,已经将你的身份信息录入,到时只需识别指纹进入,每月可用一次。此池灵药混合功效奇特,若是遇到关碍时使用效果奇佳。还有,福地里灵气浓郁,多有天材地宝生长,你能遇到就是你的机缘,但须记住不可断根。”

张玉春又想了想,表情严肃道:“林森,你如今起步已比别人快了一些,又有学院的资源倾斜,以后修炼会比别的同学快上许多。但切不可因此骄傲自满,失了心境,须知学院可给你也能收回,你可明白。”

张玉春的提醒是金玉良言,语气严厉但关爱之情溢于言表。林森站起身恭谨的施了一礼,道:“多谢张系长提醒

,学生记住了。”

“好了,你回去。”张玉春很满意林森的态度。

…………………。。

站在电梯里,林森摩挲着阵牌,心中若有所思,他之所以选择金鳌福地,是因为这福地中有前世所知的几个机缘,最重要的是那里有一把剑,“xiǎo青。”林森心中呢喃。

来到一层,林森去食堂打包了饭菜带回宿舍,一到二楼就听到荣天在大呼xiǎo叫,“我靠,又死了,再来。大熊,阿角快上帮忙,组队组队。”

林森一听就知道,这xiǎo子又在玩机甲2了。

“我靠我靠,快diǎn上啊,虐死他们。”

林森暗暗发笑,“——我靠——是他在智脑中学到的词汇,无意中説出来后迅速流行开来,现在整个一年级骂人时都是‘我靠、我靠‘的。”,并且有向整个修行系扩散的趋势。

林森推门进去,笑骂道:“靠,荣天别玩了,你那技术上对战就是找虐啊。先上“昆仑”把选修课定下来。”

昆仑学生必须要修一门选修课,因此很多考不上昆仑修行系的学生会选择考其他系再选修修行专业,林森父亲就是如此。

“靠,还用你説,早选好的,我们三都是选的机甲战斗系,林森你也选机甲战斗系。”荣天叫到。

一般修行系的学生都会选机甲战斗系,毕竟晋级王者以前他们都要靠机甲才能在宇宙中战斗。

林森走上前,一把将荣天挤开,不顾荣天大呼xiǎo叫的搞怪,打开“昆仑”这个昆仑的校园,输入账号后,在选修科目上选择了机甲战斗,然后犹豫了一下,又在音乐系钢琴科上diǎn了勾。

荣天在一边看见,惊讶道:“阿森,不会,你选修两门。钢琴?你会弹钢琴?”

正躺在床上看书的崔雄不屑道:“大惊xiǎo怪,木头钢琴弹得可好呢,上都在传他的曲子。”

“上?”李角惊讶的在上打开一个视频,説道“阿森,这个不会就是你?”

林森一看正是自己在凯悦酒店弹琴的视频,diǎndiǎn头道:“是我。”

李角惊讶道:“阿森,这下面可有专业级人士评价,説你有大师水准了啊。”

林森摇摇头笑道:“一时超常发挥,现在要我弹,我也弹不出这样的水平了。”这説的是实话。当时林森刚刚重生回来,心神激荡,一时触动了回忆,感情融入琴声,才达到大师水准。

荣天一边叫到:“阿森,你还让不让人活啦,还有什么你不会的吗!”

林森没好气的回了一句:“我不会生xiǎo孩。”

“噗”,崔雄笑出声来。李角也是莞尔。

………………………

下午,气温适中,微有凉风。

四人换上校服往演武场走去。荣天叹气道:“军训还有一个月啊,日子真难熬。”

李角惯例讥讽道:“这算什么?这diǎn苦都受不住,以后战场上一定是个逃兵。”

荣天最怕李角,xiǎo声嘟囔道:“当我没説。”

林森拍拍荣天的肩膀,“猴子,军训看似对修行没有帮助,但可以锻炼我们的意志,泡妞最重要的是什么?”林森这一下转折太突兀,众人都是一愣。

荣天下意识的问道:“是什么?”

林森一笑道:“坚持,最重要的是坚持,打死骂死也不退缩。你想啊,你连军训都坚持下来了,还怕追不到女孩?”“正所谓,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末了,林森还掰了一首智脑中的诗。

荣天大感有道理,原来军训还能帮助泡妞啊。

这时一道声音从几人身后传来,“好,好一个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这必是林森同学的修炼格言。”

几人转头望去,只见一个白衣白发的俊美少年,正站在几人身后。

看见林森回头,那人抱拳躬身一礼,自我介绍道:“林森同学你好,我叫西门吹雪。”

林森当然知道西门吹雪,剑道的天才,专情于剑不修他法。前世若不是他大宗师时在与修罗族的战争中牺牲,剑王这个称号恐怕还轮不到林森。

“今日拜访,不为其他,只为相约一战。”西门吹雪边説边直起身,当最后一个“战”字説完后,整个人已是腰背挺直,如出鞘利剑般,锋芒四射。

这时周围已有不少人围观

“那个是西门吹雪?三年级的第二高手。”有消息灵通的道。

“哇,和林森约战啊,林森可是打败过脱凡呢?”有林森的崇拜者道。

“哼,孤陋寡闻,西门吹雪虽然也是筑基期,但据説曾经独立杀死宗师级的玄兽。”

“哼,只是传説而已,谁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人反驳。

两拨人争成一团。

外界的议论声丝毫没有影响到西门吹雪半diǎn,只见他庄重的从衣袋里拿出一个白色信封,上书“战书”二字,双手递向林森。

林森没有接,只是问道:“是因为张天翼学长之事吗?”

西门吹雪不屑道:“他还不配。”

张天翼被羞辱后确实想把面子找回来,不过他朋友实在是少,最后只好求到聂天宏头上,聂天宏也因此找过西门吹雪,但被拒绝了。聂天宏了解这位好友的性子,也不好强求。

直到传来林森击败田海的消息,西门吹雪终于提起diǎn兴致,今早又有风声传来,説林森被列为真传学员了,昆仑真传学员选拔严格,至今加上林森只有八个,个个实力不俗。至此,西门吹雪终于下定决心,要于林森一战。

西门吹雪站的笔直,双手拿着战书前伸,林森不接,他也不催,双手好似老树树根一般纹丝不动。

“林森怎么不接战书啊?”

“莫不是怕了?”

“不会的,林森只是觉得没必要打着一场。”有人辩解

周围议论纷纷。

林森凝视着西门吹雪的眼睛,只看见了执着和对武道极致的追求,他表情渐渐严肃起来,这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

林森站直了身体,双手接过战书,道:“必定赴约。”

西门吹雪飘然离去,白袍白发扬起,走得洒脱之极。

“此人心境怕是已到了外物不萦于心了,这般人物,是个好对手啊,”林森暗道。随即精神一振,气势昂扬,对手再强又怎样,也不过是我前进道路上的磨刀石!

林森第一次将全身气势散发而出,强大酷烈,宛如昆仑倾倒,压得崔雄三人喘不过气来,都是骇然,原来阿森的实力已经如此强大了。

已经走到百米开外的西门吹雪,似是有所感应,身形微微一顿,随即继续前行,脚步不快但很稳。

成都哪家医院有阳痿
黑龙江白癜风医院哪家正规
云南女性不孕不育治疗大概费用
上饶医院妇科哪的好
邢台阳痿医院到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