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福建信息网 > 体育

【心音】“大胆儿”惊魂记(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7:47:02
摘要:亚军的胆量在村里是出了名的,他不但敢独自摸进卧牛山那个深不可测的洞子,还敢在传说经常闹鬼的荒宅子里过夜。他常常拍着胸脯说,咱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阎王门前过,老子当他是路人!就是样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却在一天晚上突然疯了,有人说他是被什么东西吓疯的…… 亚军的胆量在村里是出了名的。他不但敢独自摸进卧牛山那个深不可测的洞子,还敢在传说经常闹鬼的荒宅子里过夜。他常常拍着胸脯说,咱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阎王门前过,老子当他是路人……他还有一样东西是出了名的大——赌瘾。老娘死了不到两年,他就把家里值钱的东西输了个精光,要不是隔壁那乐善好施的马大爷经常接济他,他恐怕早就把庄院给卖了。
就在前些天,他还找马大爷借了五百块钱买种子和化肥,但马大爷并不知道,他转身就拿着那关系到明年收成的钱去赌了,幸好他时来运转,竟破天荒地赢了三百多块。赢了钱的第二天,亚军托人去县城买了种子和化肥。来年的收成算是有保障了,但他并没打算马上还钱。依着他一贯的做法,如果借了钱转天就还,那就相当于他压根儿没借过——少不得要拖上三五个月,甚至直到年底去了——最好是等债主把这茬儿给忘掉。
让亚军没想到的是,他的债主竟然突然死了。就在那天晌午,一个乡亲敲开亚军的大门,带来了一个不幸的消息:马大爷突发脑溢血,刚刚没了……
当夜,马大爷家灯火通明,乡亲们都赶来送马大爷了。熟知红白之事的赵二爷被推为总理,负责统筹马大爷的丧事。把各人的任务安排妥当后,赵二爷清了清嗓子说:“乡亲们,咱们都该知道,马大爷是个大好人。他做了好事不愿意挂在嘴上,接济人时也从不记账,但得了他好处的,心里总该有一本儿账吧?
“……马大爷没有后人,那他的丧事就落在咱们身上了,可办丧事是要用钱的——多余的话我就不多说了,在这儿的各位,应该有不少人向马大爷借过钱,有谁还欠着马大爷的,今晚咱们就凭良心在这儿掰扯清楚——人死账不能坏,欠账还钱可是天经地义的呀!大伙儿看怎么样?”
赵二爷的提议得到了乡亲们的一致赞同,各家开始在私底下商量还钱的事了。赵二爷当场安排好了桌椅、笔墨。没事儿的乡亲打着呵欠去了,争着报账的则围到马大爷近前:“我去年买牛借了马大爷二百!”“我给儿子看病借了马大爷一百!”“我买拖拉机借了马大爷三百”……
亚军用手摸着兜里的三百多块站在原地犹豫。他想:“除了整日里唠叨着让我戒赌,马大爷对我算是很不错了,这三百就先还了他吧,也免得他走不安生……”转念又想:“村里有这么多人受过马大爷好处,欠账不还的肯定不止我一个!我若不还这钱,又有谁知道……可是,死者为大,总不能昧下死人的钱啊……”
正当亚军在进退之间挣扎时,一只手突然搭上了他的膀子,让他不由打了个冷战!亚军转头一看,原来是村里的杂货店老板东来。这东来年纪跟亚军相仿,赌瘾倒一点儿也不比亚军小,不过最近的运气却要差得多了——亚军昨天得的三百多块钱就是玩“扎金花”时从他身上赢去的。
东来把嘴凑到亚军耳边说:“别走啊亚军!等我报完账,咱们再玩儿几把……”
“今晚?”亚军正念着账的事,心不在焉地答道,“明天还要忙活,还是算了吧!”等他完全反应过来,才觉出事情的滑稽——东来竟然也欠着马大爷的账!这小子平日里总以小老板自居,装着一副有钱人的样子,原来也有跟人借钱的时候?
“怎么,赢了钱就不敢玩儿了?”东来鄙夷地看着亚军,“你怕输?”
大凡赌棍,多数都受不了别人的激将法,尤其怕被别人指为“怕输”,更何况亚军最听不了的就是“怕”这个字。他心火一起,一把打掉东来的手:“我怕输?笑话!来就来,谁跑谁是孙子!”
东来嘿嘿笑着去赵二爷那报账了。亚军见东来和他一样把手插在兜里蠕动,知道他也在揉搓着里面的钱,心下感叹:“如果不是马大爷死了,还真不知道东来竟这么讲究——生人不欠死人债,这小子虽然小气,但赌品和人品确实值得佩服……”
亚军心头一热,也想像东来一样讲究一回。可刚上前一步,他的脚就在地上生了根。他忽然想到,东来之所以这么讲究,全是因为他胆子太小的缘故!他小时候家里穷得叮当响,常常被别人欺负,于是慢慢变得畏手畏脚,即使后来当了老板也难以从骨子里摆脱那种胆小怕事的窝囊劲儿……
可亚军怕什么?就算马大爷在生,也不一定会逼着他还这五百块钱,现在人已死了,谁还能逼他?鬼?人称“大胆儿”的亚军可是从来不怕鬼的!他不止一次跟人打赌在传说闹鬼的地方过夜,却连鬼毛儿都没见过一根儿!他认为鬼不过是人们梦到或想出来的自己吓唬自己的玩艺儿……
乡亲们走得差不多了。亚军、东来和另外三个赌棍留在马大爷院里商量摆赌局的事。赵二爷收起账本,冲他们喝道:“这帮兔崽子,还不去睡觉?”几人都冲着赵二爷讪讪地笑,脚下却没动弹。
赵二爷的目光又停在亚军身上:“亚军,你在马大爷这儿没有账吗?”
“没……没有!”亚军转过脸来支吾了一声,随即又转了回去。他料想赵二爷一定在用怀疑的目光看着他,因为总觉得后背像火烧火燎似的疼,就连耳根子都开始发烫了。
亚军等人正要走时,赵二爷倒把他们给叫住了。原来,按当地的旧俗,过世的人在下葬之前需要由后人守灵,可马大爷并没有后人,赵二爷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守灵的,便想到了这几个赌棍。
还是东来心眼儿多,马上就有了新的主意:“咱们刚好五个人,不如等赵二爷一走就在马大爷家的小西屋里摆上一桌麻将,每打一圈,换一个人去守灵,大家看怎么样?”赌棍们都觉得主意不错,于是按着计划忙开了:找麻将,安排桌椅,定守灵的次序……
三圈牌过后,轮到亚军守灵了。他粗略查了查自己的钱,似乎赢了不少,不由心花怒放。走到门口时,他忽听东来在身后嚷道:“亚军,你小子又走运啦?守灵归守灵,你可别想跑!”于是随便应了一句,心想东来这小子肯定又输啦!
走进设成灵堂的堂屋里,亚军先看到了对面墙上马大爷遗照中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在遗照前面,马大爷的尸体就摆在用两条长凳架起来的一面门板上,一匹白布遮着他全身。再往前是一张草垫子。
亚军冲马大爷的遗照吹了个口哨,接着用一个舒服的姿势坐到草垫上。灵堂里静得瘆人,让西屋传来的“哗啦啦”的打牌声显得格外清晰。折腾了大半夜,他感到睡意如潮水般一波波地涌上来,不一会儿便慢慢歪倒在垫子上睡着了……
迷迷糊糊之际,亚军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睁眼一看,见马大爷坐在前方的门板上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马大爷,您的脸色怎么这么差呀?”亚军站起来掏出一根儿烟递向马大爷。
马大爷摇摇头说:“我不能抽你的烟……”
“怎么?平时我总抽您的烟,今儿您抽我一根儿怎么啦?”亚军随手把那根儿烟扔到自己嘴里,“啪”地点着了。
“我不能欠你的东西……”马大爷一字一顿地说。
亚军一下愣住了。他突然想起马大爷明明已经死了,那眼前这人是……他又仔细看了看马大爷的脸,那张脸似乎透着一种诡异的绿色!
马大爷又开口了:“……可是,你也不能欠我的呀……”饶是亚军胆大包天,不信鬼神,但亲眼看到人死而复生,也被吓得魂飞魄散啦!马大爷突然站起来,伸出双手,朝他厉声叫道:“生人不欠死人债!我借了你五百,又送了你五百,怎么还不知还钱?快还我钱来!”
见一对枯瘦细长的手正朝向自己抓来,亚军不能自禁地大叫一声:“妈呀!”又猛地睁开了眼睛。
死去的马大爷依旧静静地躺在门板上……
亚军长出一口气,使劲抹着额上的冷汗:“原来只是个梦……”就在这时,他突然发现到马大爷的一只手竟露出了白布,顿觉头皮就像被无数小针扎着似的!刚进来的时候他并没有仔细留意,可如果这只手当时就露在外面,他应该不会全无察觉的……
想着想着,亚军突然感觉后背直冒凉气,好像一阵冷风正从门口吹进来,于是猛地转过头去!
“嘿嘿——”东来站在灵堂门口笑道,“‘大胆儿’也有害怕的时候?该由我来守灵啦,你快去吧……”
从灵堂往西屋走的时候,亚军的心还在嘭嘭乱跳。他仔细回想着刚才的所梦所见:“马大爷说借了我五百,这倒没错,可为什么说又送了我五百?如果那只是个梦,马大爷的手为什么会露到白布外面……”正百思不得其解时,人已经进了西屋。
大家早等急了。见亚军进来,有人喜道:“‘大胆儿’可算来了!”
一听到这个诨名,亚军心里一下子亮堂了。“枉你还被称作‘大胆儿’,这世上本就没有鬼,有什么好怕的?是了,因为总想着欠马大爷五百块钱的事,我才会做那么个怪梦,那马大爷的手也是因为风吹白布才会露出来的……这不过是个巧合罢了!”
心神稍定之后,亚军坐在桌前,不顾众人的催促先把身上的钱掏出来数了数。竟有五百整,看来前面那几圈他赢了有一百多块哪!他心中暗自得意道:“最近果然时来运转了!昨天借了五百,到今晚竟然翻番了……”想到这时,亚军的心里突然“咯噔”一下:“马大爷说送了我五百,难道这就是他‘送’我的五百?”
虽然不敢相信,但这诡异的巧合还是让他心里发毛,身上立时起满了鸡皮疙瘩。众人见亚军魂不守舍,笑他:“难道竟被守灵吓到了?”
放到平日里,亚军肯定受不了这样的讥笑,然而此刻却充耳不闻。五百块钱,马大爷的脸,马大爷的手,三样东西在亚军脑脑袋里不停地盘旋飞舞……最后,他使劲一甩头,把那些东西赶了出去,一遍又一遍地在心里念叨:“不会的,不会的!那不过是个梦,又赶上我赢了钱,这不过又是一个巧合而已,巧合!”
又是几圈下来,鸡已经叫了三遍,天亮了。院里传来了动静,那是早起的厨子们在为治丧的人准备早饭。
一个性子急的赌棍把牌一推:“行啦,散吧!一会儿赵二爷过来就麻烦了!”刚要站起来时,亚军一把拽住了他:“等等!”那人胳膊被捏得生疼,正要开骂,但畏于亚军的名头,又把吐到嘴边的脏字吞了回去。
亚军面色苍白。他刚查过自己的钱,这几圈下来,他输赢了几次,最后仍落了个五百的整数!看着手里的五百块,他似乎又看到了马大爷那对直勾勾的眼睛和那双可怖的手!汗涔涔地流下来了。他用一种近乎哀求的语气对大家说:“再来最后一把,就一把,行不行?”此时他心乱如麻,并没想到什么主意,只觉得一定不能就这么结束——或许他只想逃避单独面对这种“巧合”的无助。
东来本就是大输家,当然不想放过任何捞本儿的机会,于是乐得做了个顺水人情。“成,那大家都坐下,再玩这最后一把!”他瞅了瞅亚军笑道,“这把你们要输了可不许赖账!”
听到“输”这个字,亚军突然眼睛一亮:“赢钱固然很难,但成心输钱还不容易?这一把不管拿到什么牌,我只管胡打,让他们去和好了。不,这还不太稳妥,我得盯着他们点,能送牌就送牌,能点炮就点炮——只要输了这一把,身上就不会再有五百块了——马大爷的‘鬼话’也就不攻自破了吧?”
最后一把开始了。
让亚军没想到的是,自己起牌竟是“一条龙”的胚子!这把牌如果和了,肯定能让他赢个几十块。他又犹豫了:“一晚上也没遇到这么好的牌面,就这样输了真是太可惜了……可是如果赢了的话,身上还是会有五百多块,好像还是脱不出马大爷那个死鬼‘送’钱的说法儿……”
在按计划打出第一张牌的时候,亚军的手捏着那张“一筒”在空中停留了半天。坐他下家的东来早就看到了那张牌——那正是他想要的。见亚军一直攥着牌举棋不定,他不耐烦地伸出手来,大声催促道:“要打‘一筒’是吧?我吃!”
内心里正在激烈交锋的亚军被东来那么一喝,不由地全身一震,把手里的“一筒”落到了桌上——这回算是打出去了。东来眉开眼笑,伸手把“一筒”抄了起来。
亚军这才完全清醒过来:“多亏了东来这一着急!我怎么忘了原是要输钱来的……”恢复理智之后,他开始集中精神观察东来的牌路。很快,他猜到东来需要的正是“筒子”牌。接下来,他接连打出两张“筒子”,全被东来“吃”了。再看东来的牌,俨然已经成了“一条龙”,而且似乎已经“听”牌了。
另外两个赌棍不乐意了。他们见东来这么快就“听”了“一条龙”,气得一个劲儿埋怨亚军:“你怎么给下家送了那么多好牌!”
亚军打了个呵欠,装作疲惫不堪的样子说:“对不住,太困了,有点儿犯迷糊!”
“刚才可是你非要打最后一把的……”一个人冷笑着说,“也是东来最先答应的,难不成你俩在合着算计我们?”
那人的言语险些让亚军拍了桌子,因为他最恨的就是在赌桌上算计人的人!几年前,他被一个外地来的赌客用作弊的方法骗去了一万块钱,让他一下子输光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自变成穷光蛋以后,他常跟赌棍们念叨,只要再遇到作弊的,他一定要掏刀子跟对方玩儿命!
不过亚军还是没有发作。他毕竟心里有愧——如果不是他暗中成全东来,那小子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做成了“一条龙”?
见那两人越吵吵越凶,大有扔牌不玩儿的意思,亚军心慌了。他忙站起来安慰两人道:“这样吧,如果东来‘和’了,我就全包了,不要大家出一分钱,怎么样?”两人这才安心地坐下了。

共 8759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大胆儿惊魂记》是避雨先生一篇非常精彩的传奇小说。小说的故事很好玩,一个胆大包天的赌徒,最后在牌桌上因为一系列的巧合而吓破了胆。小说的悬念设置达到了引人入胜的效果,不由你不往下看,每一个读者都会产生深厚的阅读兴趣。小说对大胆儿因嗜赌成瘾而良心渐泯导致灵魂挣扎的过程刻画得入木三分丝丝入扣,在债主的灵前,大胆儿所欠的钱,“还,还是不还,这是个问题”,与哈姆雷特“生存还是毁灭”的困惑颇为类似。再说一遍,这篇小说非常精彩,我隆重地向大家推荐它。【编辑兼推荐人:雨林】【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51546】
1 楼 文友: 201 -05-15 08:45:40 小说语调轻松,风格峭健明朗,书写不枝不蔓,脉络明晰,读之是一种愉悦和享受。真的好! 河以长流乃及远,山因直上而成高。
回复1 楼 文友: 201 -05-15 10:59:10 雨林老师给的评价太高了,让我诚惶诚恐!得您这样功力深厚的前辈夸赞,我更愿将其看成一种鼓励,继续保持拙作里做得或许不错的地方!谢谢您!
2 楼 文友: 201 -05-15 12:16:00 相信避雨会写是越来越好,因为我知道避雨有这个能力。 河以长流乃及远,山因直上而成高。
 楼 文友: 201 -05-15 15: 8:22 惊心动魄赌输赢,妙笔生花显人性。惊险刺激赛智慧,扑朔迷离比良心。欣赏避雨的小说,问好作者。 自幼酷爱文学,笑看世间百态,广交天下朋友,共谱华丽辞章!
回复  楼 文友: 201 -05-15 18:02:42 多谢冰梅老师的鼓励,您的评论也是文采飞扬呀!后学拜谢!
4 楼 文友: 201 -05-16 10:24: 1 情节起伏,惊心动魄!好!向作者问好!
回复4 楼 文友: 201 -05-16 10: :58 多谢淡子文友雅赏,还请不吝指教呀!向您问好,遥握~小孩不消化家里备什么药好
动脉硬化吃啥药好使
儿童咽喉肿痛难忍
国产拉拉裤哪种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