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福建信息网 > 体育

热血英雄 第一章烽烟四起第四节向白日门前进1

发布时间:2019-09-25 12:55:57

热血英雄 第一章烽烟四起第四节向白日门前进1

楔子

这时一条蜿蜒曲折的峡谷。虽布满了灌木杂草,但也还算宽敞。傍晚偏西的阳光只能照在两边峰峦之上,使整个谷内显得幽暗而宁静。

一只野猪一瘸一拐的在灌木丛中爬行,一只铁卡死死的卡在其右后腿上。撞击地面发出一阵阵清脆的“当当”声,也留下一路血迹。

或许是已筋疲力尽,又亦是流血太多,野猪在偏偏倒倒了几下后,一跤摔倒在地上。挣扎了几下,终没有爬起。鼻中“呼呼”喘着粗气,一双眼睛无力的看着不远处两颗参天大树,一行清泪淌出,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不多时,一只羸弱的羊羔也闯进了这里。慌乱的眼神,错乱的步伐显示出它已与母亲走散,或是已失去了母亲。看见地上的野猪尸体,本能的向后窜去。跑出不远,并没有听到野猪追赶的脚步声,胆子不免稍大,站住回头向野猪望去。过来半响,仍不见野猪有所动作,胆子又大了一些,开始怯生生的向野猪走去,此时,太阳已经西坠,天空只剩下一抹余晖。羊羔走到野猪身前,用头拱了拱野猪身躯,“咩咩”的叫了两声,紧靠着野猪尸体跪了下去。

第二天清晨,当太阳的光芒再次照耀山巅的时候,在野猪的尸体旁边,又多了一具羊羔的尸体。不知是冻死的还是饿死的。从此以后,不时有动物来到这里,或带着受伤的身体;或带着受伤的心灵。而这个峡谷也一天天阴森;幽暗起来。

正文

当念风缓缓睁开眼睛,模模糊糊中见自己正躺在天尊怀中,旁边战圣,法神,昆仑,龙武,流星等正围着自己一脸关切,不由昏昏沉沉的道:“我……我这是怎……怎么了,怎么你们都……都看着我。”

见念风醒来,众人脸上顿现喜容。流星伏下身子道:“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我们大家都以为你没救了呢。”

听流星这么一説,念风这才想起自己被邪恶毒蛇刺穿腹部的事,眼望了四周一眼,最后将目光停留在天尊脸上:“城主,是你救了我?”

天尊还没答话,流星已抢先答道:“出了他,谁还有这么大本事。哎,你还算幸运,捡了条命回来,只可惜我二哥……我二哥……”説道这里,竟已説不下去,眼圈通红的站起身来,露出了后面杵刀而立的龙武。

流星这么一説,众人也都将目光投向了龙武。天尊亦愧疚的道:“你只是被刺穿了腹部,骨骼并没有受到伤害,救治倒也不难,只可惜龙武兄弟,右腿被活活削断,蓝天技微,实在无能为力。”説着,满怀歉意的看向龙武,这后面两句话显然已是在对他所説。

原来,这二人受伤之时,也正是三邦联手打退魔军之时。流星长吼以后,想起封魔人的“治愈术”。急忙叫就近的封魔人给二人治疗。然而那些封魔人修行低微,精神力弱,如何应付的了这样的重伤。事急之下流星想起了天尊,立即又派人去通知天尊。

天尊在得到消息后立即赶了过来。然龙武因脚骨已断,“治愈术”无能为力,天尊只能帮他止血缝合伤口,断腿终究没能接上。念风却因没伤到骨头,受伤虽比龙武重,反而得到了痊愈。

龙武看出天尊的意思,大笑一声:“断了就断了,不就是瘸嘛。瘸了照样可以消灭那些乌龟王八蛋。”语气豪迈,却也透着一丝凄凉。

“断了就断了,説的好轻松。我出城的时候是怎么给你説的。叫你们不千万要出城,千万不要出城,你们倒好。将我的话当成了耳边风。你断腿事xiǎo,可若城中的帝和老xiǎo因此遭遇了危险,你担当的起吗?”虽已接受了龙武腿断的事实。但听到他语气豪迈中透出的凄凉。战圣依然忍不住悲从中来。这一番话看是指责龙武不听命令,实则却是心痛的言不由衷。

流星深知大哥的脾气,又如何不知道他为何发怒,侧过身去,偷偷抹了抹眼角泪水,回头强颜笑道:“大哥,二哥腿虽断了,但依然还是咱们比奇城响当当的汉子。”

龙武亦是展颜笑道:“大哥,别为我难过,我这条腿是为了比齐城断的,值!”

听着龙武所言,战圣一把将其抱住,眼含热泪道:“兄弟,大哥不是责怪你,大哥是心痛你这条腿呀。”旁边众人见状,都不由得扼腕感叹。

夕阳西下,已是黄昏

热血英雄  第一章烽烟四起第四节向白日门前进1

,四周风停草静,暮色萧沉。在铜青色天幕映照下,茫茫平原尸横遍野,殷红一片,三个城邦二十余万人经此一战,锐减到只有四万。没有悲伤、也无喜悦,整个人群在稍做整顿后便开始静悄悄的向比奇城前行;没有风声、亦无雷鸣,似乎天地也在这一刻哑了言,失了声。

他们现在必须赶回比奇城,因为石头人军团至今还没有出现。

行走不远。暮色下只见远处两个身影快速的朝这边跑来。战圣认出这是他派往保护帝的xiǎo分队中的两个头目,心中顿时一沉:“难道是城中发生了什么事。”当下忙迎了上去。

只见这是两个三十余岁的壮年。一男一女,双双眼圈通红,脸上泪迹纵横。显是刚刚大哭过一场。两人见战圣跑来。还未开口,已自“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战圣心中隐隐升起一股不祥之感。忙问道:“你们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城中发生了什么事?”

两人收泪抽泣道:“帝……帝归天了。”

此言一出,不亚于晴天霹雳,战圣忍不住身躯连晃了几晃,向后连退两步方才站定,“怎……怎么会这样!是怎么归天的?”

两人中的男子抹了一把眼泪,道:“今天早上帝一起来就咳嗽不止,特别是听説魔军攻进城后,更是咳的厉害。还……还咳出了血。后来听説封魔人到了,才好转了些。可到了下午,又开始咳了,而且这一咳就在没有止住。我们两个当时就在她身边,看着她……看着她就不行了。”説完,又抽泣起来。

旁边女的也道:“帝听説封魔人到了,高兴的不行,还独自在院内走了两圈。嘴里一直嘟嚷着‘蓝天带封魔人终于到了,这就好了,这就好了,看来踏浪他们也该到了吧!”当时我们还以为她病情有所好转,哪知道……哪知道那只是回光反照。”

帝本年事已高,身体虚弱,这场战争爆发以来,更是日夜操劳,引起老病复发,日夜咳嗽不止,战圣对她的身体早就忧心仲仲,心里也多少有所准备,但此刻听到,依然难以接受,一时眼中热泪滚滚,内心悲痛欲绝。

这边天尊,法神等也从后赶了上来。闻听帝崩,也是悲恸欲绝,又闻帝一直盼望着自己,心中更是难受。法神垂泪道:“我们千里迢迢前来,没想到竟连她老人家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天尊也道:“她老人家一心为了玛法大陆,鞠躬尽瘁,可临去时却是这种局面,连走也走的不放心,如果我们不能消灭魔军,还玛法大陆一个安宁,怎么对的起她啊!”

随着帝崩的消息在人群中传开,闻听之人都被这一噩耗所怔住,一开始还只是有人xiǎo声的抽泣,随着知道的人越来越多,抽泣声渐渐汇聚成了大哭,到最后整个人群竟嚎成一片。

“云翼城主,你手中的屠龙刀不是可以封印魔军吗?为什么你不直接用它将那些魔军全部封印了,害的帝含忧离世。”人群中,一人大声喊道。

“对,为什么不直接封印魔军,害得我们那么多人就只剩下这diǎn。”“现在大家丧妻亡夫,子散父离,如果你直接封印了魔军,哪有后面这许多事情。”“不错,我们大家现在是无家可归,无城可回。你明明可以用屠龙刀制服魔军,为什么还要搞成现在这个结果。”

一声声责问声在嚎声中响起。越闹越大,这些人经此苦战,心中彷徨,又感委屈。想起传闻中屠龙宝刀可以封印魔军,便开始大声质疑起战圣来。

战圣泪眼蒙蒙,望向一张张激愤的脸,想要解释,又感众口难辩,一旁龙武一声大喊,盖住了人群所有质疑的声音:“帝刚刚过世,你们就起内讧,口口声声説帝含忧离世,难道你们就是用这种方法给他老人家解忧的吗?”

被龙武这一番吼,人群顿时安静了不少,但不满的情绪反而更高。一个个脸上都有愤慨之色。

天尊见状,急站出高声道:“你们説要封印魔军,可你们谁知道要怎么样才能封印住魔军?”

“不就是用屠龙宝刀嘛!”人群中一人答道。

“不错,是用屠龙宝刀。可那得看时机,并不是什么魔军屠龙宝刀都可以封印。”

“时机?看什么时机?魔军大摇大摆的就在面前,难道不是最好的时机?”

“不是,时机就是必须要面对魔军的大魔头,因为只有封印了大魔头,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今天我们面对的大魔头还少吗?那天上飞的,还有那穿黄袍的。”

“不,它们不是真正的大魔头。真正的大魔头现在还躲在暗处。”天尊此言一出,人群不由一阵‘咦’声。谁敢想像,在这些魔军之上,还存在一个更大的魔头。

南充现代妇产医院在那个位置
南充现代妇产医院在那个地段
南充现代妇产医院离那个车站近
南充现代妇产医院在哪
南充现代妇产医院到哪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