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福建信息网 > 健康

云南一起民告官等立案20余次追问法官都说

发布时间:2019-11-24 02:33:57

云南一起民告官等立案:20余次追问法官都说“等”

原标题:云南一起民告官等立案:20余次追问法官都说“等”

罗平一起民告官等立案等到心痛20余次追问法官都说“等通知”

昨日与当事人一同来到曲靖中院立案大厅再次递交诉状,当值法官答复:“等通知”

“两年前,因我公司土地被非法划走后到曲靖中院提起行政诉讼,法官收下诉状和材料后叫我等通知,这一等长达两年都没有立案。”朱建国说,在这漫长的两年中,他先后20多次从罗平往返曲靖中院,每次得到的答复是“等通知”。他曾经书面报告请求立案,云南省高院是监督了,但下面还是不立案。昨天,朱建国先查询原来提交的材料并问为什么没有立案时,立案庭法官说:“我才调来,认不得你的材料在那里?”因此,朱建国再次向法官提交材料和报告并要求立案,法官收下材料后说:“等通知……”

一块土地两个土地证

朱建国是原国有云南罗平粮油工业公司的厂长,因该公司长期亏损,资不抵债。2003年初,各级政府将该企业从公改民。朱建国以出让方式取得该公司财产,前提是负责承担原罗平粮油工业公司债权债务,并安置好职工。由此,朱建国就将这些财产包括土地已登记为罗平银瀑公司财产,有关机关已作了依法登记,朱建国作为法定代表人。

“当年,粮油工业公司的固定资产是30亩土地和厂房。”朱建国说,企业改制前,根本没有人敢接受这些老厂,因为还有跟着改制的几十号职工。

2013年发生了一件大为意外的事。“其他公司公然来我们公司的土地上搞建设。这时我才认得国土局又颁发了一个土地证给其他公司,这属于典型的‘一女二嫁’嘛!”朱建国说。

两年间听到的都是“等通知”

2013年7月29日,朱建国将罗平县政府和罗平县国土资源局告到曲靖中院,要求撤销非法的颁证行为,并赔偿诉讼中的损失。

当天,朱建国和律师一起到曲靖中院立案庭递交了诉状。“立案庭一位女法官收了我起诉状和相关材料,让我们回去等通知。”朱建国说,他和律师就离开法院等待通知,7天过后,他没有接到曲靖中院的立案通知。

大概又过了一个多星期,朱建国以书面方式请求法院尽快立案,也没有立案。他又从罗平第二次到曲靖中院要求立案,一位法官说:“回去等通知。”

朱建国回到罗平,又向云南省高院提交书面报告要求监督立案,省高院明确答复已发函至曲靖中院监督立案,你们等曲靖中院的通知。“从递交诉状至今,我先后20多次到曲靖中院查询案子是否立案,打过的无数次,得到答复还是等通知。”朱建国说,每当提起他的案子,他最害怕的就是“等通知”三个字。

法官称不知诉状去向

“民”告“官”案件立案真那么难吗?昨天上午,晚报跟着朱建国体验了一下。

上午8点40分,晚报和朱建国一起来到曲靖中院立案大厅,两个立案窗口却没有法官。

等了一个小时后,一位女法官来到立案窗口,朱建国赶紧上前说:“法官,我两年前交过起诉状到你们这里,现在案子进展是个什么情况?”

“那样案子?”女法官说。

“我告罗平县政府和罗平县国土资源局的行政案子。”朱建国说。

“我认不得,当年你交给那个的?我来立案庭才1年多,认不得你的诉讼材料在那里。”女法官说,行政案件,她不负责,等负责的石法官来了交给他。

又等了10多分钟,石法官来到立案窗口。

“法官,我两年前把起诉状交到你们立案庭,至今没有立案,想问问案子进展的情况。”朱建国说。

这位法官说:“我是今年才来的,认不得,你交给谁的,你找谁去。”

再次递交诉状

“法官,我今天再提供一次材料,同时也交一份再次请求立案的报告,请你们尽快立案,要不然过期了谁负责。”法官接过诉状后,发现朱建国的起诉状落款时间是2013年7月23日。石法官说:“你这个诉状落款时间要改为今天,不然我就不收了。”随后,朱建国拿着改好的诉状来到立案庭,石法官接过来看后说:“我要向领导汇报,回去等通知。”

“法官,不是说把材料提交给法院后,法院要出具书面凭证给当事人吗?”朱建国说。

“我们现在还没有统一的凭证,不会给你的。”石法官说,他会向领导汇报,具体要等多久,他也不知道。

昨天,晚报采访了一名律师说:“这属于典型的‘抽屉’案,有的法院收下材料一直不给当事人结论,这也是违法行为。最高院就是为了防止这些‘抽屉’案,今年5月1日起,全国所有法院都必须实行立案登记,都必须给当事人出具书面凭证。”(春城晚报柏立诚)

原标题:云南一起民告官等立案:20余次追问法官都说“等”

稿源:人民

作者:

食材
小宠
南宁娱乐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