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福建信息网 > 美食

灭噬乾坤 第八章 谦卑的心

发布时间:2019-09-26 01:24:03

灭噬乾坤 第八章 谦卑的心

嫡尘太完美了,面如冠玉,一身zǐ色裘袍,温文尔雅。殿内的女弟子不断发出尖叫,即墨不得不封住耳朵,暗自诽谤。

每次看到嫡尘,即墨都不敢反抗,却又隐隐的想要去忤逆他,去打破他的这种‘君子气息’。

以前的即墨只是一个小人物,也只安心做一个二货,从来都是把这种想法深深地压在心底,不敢露出分毫。然而现在,即墨已经是启玄二重天的修士,他有一种强烈的an,一种打破嫡尘这种完美的强烈an。

这种an甚至有些变态,他与嫡尘并没有深仇大恨,但是却一直有一种打破嫡尘完美的念头,即墨承认,这是他的邪恶内心在作祟。

老莫匆忙止住了已经缓步向前走去,眼中闪着可怕凶光的即墨,即墨突然被惊醒,艰难的咽咽口水。瞬间感到被抽空了全身的力气,差点瘫倒在地上。

天啊,我都在想些什么,怎么敢去忤逆嫡尘师兄……

嫣然依旧是那样的清冷高贵,不沾凡尘,飘渺如仙子。那些斯文禽兽一个个挠手弄姿,装模作样,以期望嫣然那冰冷的目光能落在他们身上,哪怕只是一刻。

只可惜他们注定会失望。

看着站在老道身边,低着头的即墨,嫣然微微一愣,匆匆向即墨走来。他怎么这么喜欢低头,我就这么可怕?

闻着鼻尖缭绕的馨香,即墨抬头最终只能憨憨的一笑。嫡尘缓缓的跟在嫣然的身后,那双温柔到能够融化所有女子心房的眸子在即墨身上扫过,随即便将那抹几乎难以发觉的冰冷收起,重新化为一江春水。

“噢,即墨也去秘境吗?”

嫡尘出声,即墨真的不想回答,但是身不由己的不敢忤逆嫡尘,只得点头道,“是的,还希望嫡尘师兄能够多多照顾。”

嫡尘微微一笑,似乎很满意即墨的这种表现,他偏头看着嫣然,“嫣然师妹,燕长老马上就要来了,我们还是到那边去吧!”说着嫡尘指了指亲传弟子盘膝而坐的地方。

嫣然轻轻一笑,“嫡尘师兄,你先去吧。”

嫡尘眼中隐晦的冰冷更深了几分,微微伫立片刻,他向着嫣然点点头,“嫣然师妹,那我便向那边去了。”

说着,便迎着那些女弟子的尖叫,平静的走到了亲传弟子待的位置,缓缓的盘膝坐下。

眼中努力保持着清明,嫡尘缓缓的闭目打坐,至于内心是否平定……

“你怎么也去了,不知道小秘境里很危险吗?你只有凡仙之别的实力,怎能贸然进那里。”嫣然罕见的一次说了很长的话,声音依旧冰冷柔美,却温捂着即墨颤抖的内心。

“嫣然师姐,我也想去见识一下,算是一番历练,对自己也是不小的提升。”即墨终究还是没有说出自己已是一个启玄二重天修士的事实,哪怕他真的不想欺骗嫣然,但还是没有说。

不是在防嫣然,而是在防别人,隔墙有耳,留一个后手,总是好的。

嫣然冰冷的玉颊上露出深深地诧异,实在是想不到这句话居然是从即墨嘴中说出。

不过随即有了一点淡淡的欣慰,他终于长大了,知道不再调皮,居然知道要锻炼自己。现在的弟弟,也应该是这样了吧。

“嫣然师姐不用担心我,其实就算是有危险,不是还有嫣然师姐、嫡尘师兄吗?”即墨看着嫣然,微微的笑了笑。

“嗯,那好,记得进了秘境,便跟在我的身后,没有人敢欺负你。”嫣然嘴角轻轻的扬了扬。

“燕长老到了。”有弟子在轻声呢喃,不单单是因为长老到了,还因为嫣然与嫡尘的到来,让这些弟子压力很大。

嫣然缓缓转身,嫡尘也抬起头来,随即站起身体,向殿门走去。

即墨顺着目光看去,发现燕长老果然来了,只见燕长老一身红衣道袍,随意的披散着满头乱发,脸上刀削纵横,带着刚正不阿。燕长老叫燕狂,和他的名字一样,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狂人。

但燕狂有狂的资本,他的实力已达念神九重天巅峰,与那道合境也只差半步。

天乞境寿命已达五百载,能够御空飞行,祭炼法器,很是了不得,须知谁不想横步踏空,在天际翱翔?

高阶的启玄境修士虽能勉强使用法器,但终究只是勉强,自己亦不能祭炼,只是挥霍些灵气,增加数倍的攻击力。然而天乞境却不这般,自己祭炼的法器,且不说指挥的得心应手,便是攻击力翻增数十倍,便让人好生羡慕。

而念神境就更加的可怕了,寿命已破千岁,修炼出了神魂,能够神魂夺舍,神魂杀人。可以说修士到了这一步,只要不把神魂彻底泯灭,便也就只有等到寿命到了尽头,方才会坐化归去。

而燕狂便是这样的一个“杀不死”的大能,还是那种踏在了巅峰的“杀不死”。

在即墨的印象中,燕狂与老莫似乎有些交情,虽然两人现实中的生份差距太大,但那交情确实是真实的,只是不明白这一次为什么两人见面居然连招呼也不打一声。

燕狂进了门便是大吼一声,“犊子们,莫要再哆嗦了,现在便和本长老出发,作为东道主,我忘尘宗可不能因迟到而落了下风。”

雷厉风行,绝对的说一不二,这就是燕狂,一个狂妄的家伙。

看着迅速结队的那些弟子,即墨对着老道微微一笑,“师傅,我走了,不用担心墨儿。”

老莫点点头,眼中带着鼓励,“去吧,最后一定要记得一句话,‘防人之心不可无’,不要轻易的相信别人。”

即墨看着老莫点点头,“知道了,师傅。”

随即便跟在了队伍身后,只见燕狂大手一挥,所有的人便消失不见,即墨甚至连依依惜别的目光都还来不及留下。

燕狂看着头发斑白的老莫,微微张了张嘴。老莫摆摆手,又摆摆头,燕狂会意,化为一道流光消失在天际。

老莫缓缓踱出真元殿,抬头默默的看着天际飘渺变幻的云雾,眼中星辰变化,沧海桑田。

……

感觉就像是过了一瞬,即墨头晕脑胀,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便就双脚落地,脚踝一软,差点没有倒在地上。

头脑还涨的厉害,却听见燕狂在那里大声喊道,“犊子们,都给本长老站好喽,决不能弱了咱们忘尘宗的气势。不就是被本长老放在袖里,腾上云端而已,看看你们一个个那熊样,像个啥。”

即墨闻言转头看向那些弟子,发觉除了有限的那么几个人依旧面色不变,其他的都和他差不多,更有不济者,直接瘫软在了地上,难怪燕狂会发火。

确实有种未战先败,丢盔弃甲的样子。

“这不是我们忘尘宗的燕狂燕大长老吗?怎么,这一次由你带队啊!”一道略带阴柔的声音突然从众人身后传出,“燕长老还是那么的粗鲁,居然直接将弟子卷在袖中,也不怕打坏了哪枚鸡蛋……”

即墨转身看去,发觉是个略带阴柔的瘦弱花衣男子,不,即墨觉得这个男子就是阴柔。甚至于有点人妖的感觉。

即墨还来不及仔细打量,便听见燕狂哈哈的笑声,“我还以为你‘半山宗’会派谁来

灭噬乾坤  第八章 谦卑的心

,结果是你这个人妖。”

说着燕狂便大步上前,一拳砸在了阴柔男子的胸膛上,“花不缺,怎样,太久不见了,要不现在咱俩玩玩。”

即墨心中恶寒,他本来就是个二货,荤言荤语从不计较,所以这话总之是越想感到越怪。

花不缺身不由己的向后退了半步,满脸的苦笑,“燕狂,你这是想要砸死我吗?”

“噢,燕兄,花兄,你们来得好早。”一道清脆的女声响起,是一个青衣宫装的雍容女子。

“zǐ长老,你净水宗也不迟啊!”

显然,燕狂对于这个zǐ长老,态度要比花不缺好多了。

zǐ长老微微一笑,尽显雍容,“钰霜怎敢来迟。”

随即便是大手一挥,一个小巧的灵舟出现在她的手中,那灵舟不断变大,最后有许多弟子从那灵舟上走下。毕竟是女子,比燕狂温柔的多。

天际又响起一声呢喃,竟然是个和尚驾云而下。燕狂三人纷纷迎向前,花不缺向那落地的魁梧和尚嘿嘿一笑,“普智大师,你可来的太迟了。”

那普智大师慈眉善目,嘴中念着佛语,连连告罪,说是“方寸寺”离得太远,路上又度了个大妖,耽误了时间。

时至于此,此次进小秘境的宗门大头已经纷纷到来。分别是忘尘宗、半山宗、净水宗、方寸寺。

都是修真大派,高手无数。即墨向身后扫去,发觉忘尘宗的许多弟子脸色都有些难看,应是不曾料到此次还有外宗的弟子一同进入小秘境。不由暗暗庆幸老莫消息灵通,否则他很可能会打退堂鼓。

不消片刻,又有十几人驾云飞来,带来许多弟子,是十几个帮派,大都与忘尘宗交好。

即墨看去,发觉那些弟子多有些垂头丧气,甚至有些胆怯。而四大宗门的弟子许多脸上都带着隐隐的高傲。

即墨暗自苦笑,想起老莫的话,隐隐有所感悟,不由自主的呢喃,“人要有谦卑之心!蝼蚁也能掀翻大象。”

“好了,各宗各派皆已到来,时辰也不早了,燕兄便打开秘境,让这些后辈子弟进去吧!”那青衣宫装的zǐ钰霜开口说道。

燕狂点头,“那便好,由于此次是四大宗门与十数个帮派共同进入,以前的设定有了改变,犊子们,希望你们能喜欢这种改变,最后祝你们全都能满载而归。”

即墨闻言,隐隐有些担忧,随即又是一笑,反正都是第一次,又有什么担忧的意义。

嫣然向即墨招手,让即墨过去,即墨想了想还是摇头拒绝。嫣然本想发怒,但燕狂已经打开小秘境,众人只是一闪,便都被吸进了秘境,消失不见。

……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收费贵么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手术价格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收费贵吗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收费标准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收费情况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